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回首发现一个flag...
囤了很多打了大纲初稿却迟迟不改,很别扭没法发出来的文,张生好龙在其中...
发完那篇獒龙之后就一直很忙...
怎么说,对不起喜欢过我那些破文字的姑娘也对不起自己吧...

如果愿望能实现的话
对他们好一点啊
对我哥好一点

#獒龙
#世乒热身赛,瞎掰的
.
徐晨皓抱臂,“悬,继科哥悬。”
周恺顶着张继科同款乱毛撇头,“未必吧。”
“想赌啊?”
“还是别了,我不毒奶。”周恺转转身子坐好,“不过要赌我肯定押科哥赢。”
闫安走过来,“开盘呢你们?”
“没有。”
“要来赶紧。”
周恺徐晨皓异口异声,面面相觑。
“我看好继科。”闫安耸着眉毛指指点点。
“那方博儿真得谢你。”
“干嘛。”
“你不是奶谁谁输嘛。”
“靠。”闫安骂了一句,“我操方博赛点!”
周恺打不到闫安,哈哈哈笑着啪啪啪拍了大番几巴掌。
比赛继续。
“哎这球厉害。”
“继科这拧拉,啧啧啧。”
“博哥越打越精了我去。”
自比赛开始马龙就一个人坐着,一句话不说,只留个后脑勺。他轻轻朝后面看了看。
徐晨皓龙字...

一直想码一次击掌,这套很合适随时回血了。JK早早伸出手,刚下赛场的队座似乎还带点硝火气儿,也特意换手拿水瓶给了个结结实实的回应。不是张扬地做给别人看的那种,自然展向对方的掌心是一种默契。

三好:

20170413日份击掌,双镜头,比赛结束,确认!请勿转出lof!

抱歉了...
不如写作业啊真是

[獒龙]痴心绝对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xl交往设定有。单箭头无反转有。behe不明(我觉得是he)有。
※就摸个鱼,主题敏感不打tag省得辣眼睛。(说着不打tag居然就顺手打了tag是我的锅
.
张继科老早就知道马龙有女朋友了。
那天天气怪好的,阳光明媚和风熙熙鸟语花香,看腻了的体育馆都有了那么点艺术感。他俩趁训练途中那么十来分钟的休息跑到栅栏边吹风,两人一脑袋汗,又往风口上站,被浸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丝儿给吹的直冲天上指。就这么沉默,他俩默契地不说话,看了几分钟云卷云舒,听了几分钟呼啸而过的风。
“晚上去撸串儿呗。”张继科先开的口
“今晚啊?今晚不行,我得陪露露买衣服。”马龙顿了一下,“就是你想的那样。”
张...

[獒龙]张生好龙/叁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半架空/幼科x龙化龙队。傻白,甜不甜得看热度才知道。前文戳头往9月那翻翻。
.
王皓最近嗅到一股隐隐约约的不寻常的气息,来自张继科。
这回倒不是走神,而是这“神”来的有点猛。教练说张继科要赢球,首先是他想赢,精神气儿得上来。反观这几天的练习赛,意气风发的小少年活跃于球桌一侧,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只输给大他两岁的男孩得了个第二名。王皓惊呆了,队员们惊呆了,教练满脸慈祥。就算这样张继科也还是不满意,一人坐在休息区矿泉水瓶捏得卡啦卡啦响,据说还在更衣室里一边踹墙一边偷偷摸摸地哭。依照过往案例,张继科定会闷闷不乐好几天,作为师兄的王皓抱着关爱晚辈的心理想着下次训练开导开导他,...

[獒龙]张生好龙/贰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半架空/幼科x龙化龙队。傻白,甜不甜得看热度才知道。

Part 1

.

Part 2

暑假里总得报点什么班才不枉费假期这一名号。十岁的张继科就报俩,奥数和乒乓,不过奥数一三五,乒乓二四六。

龙来的第一个清晨是星期二的伊始,张继科在一溜球桌的最左边跟王皓同学练接发球。乒乓球是个站不住的小孩儿,满场乱跳,撞击球桌或地面的清脆响声不绝于耳被练球的孩子调成一首和谐乐曲,张继科手握球拍机械地完成他那部分,却是把一切隔绝,精神一直处于游离状态。王皓看不过眼一个球往对面抽,“张继科你走神啦,怎么回事跟哥们儿说说?”

这个年龄容易被一种东西吸引,这种东西叫...

[獒龙]张生好龙/壹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半架空/幼科x龙化龙队。傻白,甜不甜得看热度才知道。

※想要评论,建议捉虫更好啊。

.

Part 1

张继科是1988龙年出生的龙娃儿,老能听到中国龙驰骋云雾的神秘故事,对此他十岁出头的正太音变了个调子,得了吧你们骗小孩呢。这样的情形持续到某天晚上的一个敲窗声。

九点刚过,张继科咬着笔套解奥数题,头皮快要抓破了的时候被一阵轻微的敲击打搅了,一抬头,好家伙,骆驼似的长脸瞪着双铜铃大眼睛贴玻璃窗上。张继科腿一蹬就跟着椅子翻倒在地上,后背麻酥酥的马上吓出一身冷汗,连声儿都出不了直哆嗦。月黑风高杀人夜,某小城寓所三楼怪物在前,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窗扣了锁...

[宗凛]道阻且长

※职业游泳运动员凛和他的终身伴侣的故事。

※得知中国第一期同性恋维权案败诉就有种情绪闷着,借宗凛抒发一下,写完才意识到日本对同性恋还挺宽容...若是不在意这个bug还是能凑合看看的吧。

※有点长,有点水。快tell me怎么样才能把文章详略分配好...。

.

       可笑至极,他们竟懦弱如同卑微的鼠,喜欢在角落的阴翳中拥抱亲吻,青空之下又不见他们靠近一点点,许是威严的太阳散发公正不可违背的光芒,足以把他们灼伤。事实上松冈凛并不畏惧万目睚眦,山崎宗介也是,他们不怕,令他们担心的是另一个人要承担的一份苦。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