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绿高】巨蟹座转发后圣诞会被强吻

大概是圣诞贺之类的..圣诞当天估计没时间呢提前几天发了→→

临时的脑洞码完后也没有做太多修改先放上来了pup

最后绿高一生推!!提前的圣诞快乐哟!!

======================================================

       绿间最近养成了睡前看一会QQ动态的习惯。 

       才不是因为某爱刷动态的笨蛋尾的说!

抱着“我只是了解一下无聊的同学都在做些什么无聊的事罢了”的想法绿间真太郎登陆了自己的QQ。打开动态,不出意外的被高尾转发的什么冷笑话啊NBA年度最佳球星啊最帅灌篮啊刷屏了。

       记得以前国中的篮球部有个神烦的队友叫黄濑凉太,每天都自拍发上去并且带着一堆颜表情求夸奖。升学后倒是收敛了点不过身边又多了个更加烦人的高尾。

       手指无聊地划着手机,翻到今天高尾发的第一条说说:十二星座转发后圣诞节会……

       没等下面的配图加载出来,极【迷】尽【信】人【占】事【卜】的绿间果断的戳了转发。

       没过多久高尾在下边回复:(*/ω\*)小真是在暗示我什么吗wwww

       黄濑也做了一次秒赞小天使并且回了句放开那个小绿间让我来(#‵′)凸

       绿间追加回复“去死”。这时说说的配图显示出来,绿间一眼看到巨蟹座转发后的结果……被强吻。

       被!强!吻!

       还是从高尾那转的!

       绿间默默喊了声可恶顺手把那条说说删了。

       说起来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啊。不知道转发后又删掉的说说会不会还有效果的说。……千万不要。

 
        圣诞的早晨,屋外积了层薄雪,阳光透过云翳洒下,一切都很温暖。

        屋里的绿间听到晨间占卜说“巨蟹座今天运势第一~蟹蟹们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又想起昨晚的说说不禁一阵头疼,左手便不自觉的推了推眼镜。

       推开门,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黑发男生倚在路边的板车上,不断向手里哈气。灰蓝色的眸子抬起,瞥见来人,脸上的笑也绽开了。

    “早上好小真。”

     “早上好。”

       像往常一样的问候,像往常一样坐上板车上学,绿间隐隐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今天的高尾意外的安静。安静到……他有点不适应。

        似乎是斟酌了许久,板车夫高尾才在骑车之余挤出一句:“小真以前在圣诞节,会有女孩子送礼物什么的吧?”

       “确实有过。”绿间回忆了会儿,“后来直接扔了。”

       “诶那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吧!”意外中带着点愤愤不平。

       “廉价的礼物谁会在意。如果是真有别的情感也不会因为一次拒绝就退缩的。”

       “说的是呢。”高尾“噗嗤”一声笑出来。

 
       绿间凭着有专车接送总是很早到校,可是承载着青春懵懂的情愫的圣诞礼物,却先他一步,塞满了抽屉。抽屉的主人并不热衷于此,任高尾大大咧咧的拆开那些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教室里只有零散的几个人,高尾带着可爱尾音的赞叹充满了整个房间。

      “小真你看这个!好可爱www”

      “哦这个也不错,是绿间的绿色呢!”

      “哈哈哈这什么啊是小真的肖像画吗?”

      绿间什么都没说,淡淡拿出本书自顾自地沉醉在文学的海洋。

      “呐小真,喜欢什么礼物呢?”高尾小声地问。

抬头便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自己。

      “谁知道呢。”绿间自己也不清楚,家境不错的他向来不缺什么,自己也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

       奇怪的是高尾竟不再追问,空气像被低气温凝固了一样。

 
 
        社团活动依旧是要进行的。今天的训练并没有因为圣诞而减轻,结束后大家都软着身子筹划所剩无几的圣诞。

       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绿间真太郎在投出最后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后,也终于停止了今天的训练。

      “走了。”他说。

       可是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

       扭头看,高尾那家伙躺在场边好像睡着了。

       蹲在熟睡的人身旁考虑是不是该踢一脚弄醒他,不料后脑勺猛地被人往下一压,面前的脸陡然增大。只感觉额头被撞得生疼,才后知后觉发现嘴唇传来不可思议的触感。

       高尾眯着眼似笑非笑,支起身子拍拍大脑当机的绿间。

      “Merry Christmas小真!”

       明明是认真看了晨间占卜幸运物也带身上的绿间不明白为什么还是会发生这种事。被强吻就算了为什么对方还是个男的?!

      “小真的脸很红哦害羞了吗www ”

       今天温度有点高。绿间这么想。

       体育场昏暗的灯光打在高尾脸上时,绿间心情稍微愉悦了点。

      “你也一样。”

      “今天是圣诞呢,告诉小真一个秘密吧。”高尾凑近他家王牌大人,“我喜欢你,小真。”

       沉默了一阵。背着光看不清秀德王牌的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高尾准备打个哈哈说这是玩笑,绿间终于开口了——

      “你说的太晚了的说。”

       圣诞节,任性一点是没有关系的吧?

评论 ( 4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