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绿高/微黄黑】君不知

接着走傻白甜的道路。


文章接绿高同人本[橙]←设定超级萌啊虽然授粉这部分有点..hhhh


原本是年三十那天就能发的拖到了初三→→总之新年快乐!今年也一样喜欢绿高


————————————————————————————————————————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上亮堂堂的,路边的霓虹灯也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绿间想着等高尾醒来一定要带他出来看一次。


虽然是带着一棵植物出门……管他呢!又不是第一次了!


有天高尾苦叫屋子里太闷啦好想出去玩,绿间随即推了推眼镜说:“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植物,所以不得不带你出去的说。”


“耶嘿小真最棒了!”


“不过你要跟紧我,不要走丢。”


“遵命!”高尾扑上绿间的背,“永远都不会离开绿间的。”


 


钥匙扭开门锁的“咔哒”一声都被绿间特意放轻,像害怕惊醒熟睡的小孩一样尽量降低一切嘈杂。


不开灯,径直走进客房。高尾躺在床上,映着月光的白净脸庞上带着笑意,让人觉得会恶作剧那样突然就做个鬼脸说“欢迎回来”。而事实上他已经沉眠三周零五天了——不如说“才”过了三周——现在不过九月,而高尾要到春天才重新生长。


绿间抚摸着他的脸,倾尽他此生温柔用极其重视的左手抚摸极其重视的人。轻轻拨开那人的刘海,凝视着他。


“晚安。”


 


说实在的绿间忍受不了这种寂寞——这一点他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可明明一个月前回家有个橙色的身影总会蹦到面前,扬起笑脸喊“小真小真”,无论在做什么那人都会缠着他,所以自己耳边整天响着一个上扬的揶揄样的音调。现在有的只是沉寂、沉寂,无尽的沉寂。


刚开始和高尾接触的视乎只是觉得很吵,暂且任着他,如今却是被逐渐同化了,一同工作的前辈竟然指出他变得开朗了。


“不是交女朋友了吧,这家伙。”


女朋友没有,男朋友勉强有一个。


 


难得的休息日早晨,绿间不耐烦地看着正响个不停的手机。


“黄濑凉太……”绿间真太郎犹豫地按下接听而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拿远。


“呜啊啊啊啊啊小绿间!”


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从隔着小半米的手机传到绿间先生耳中。


“干什么啊,这样打电话很不礼貌的说。”


“小黑子他没有呼吸了呜呜呜……”


黑子是黄濑养的酸浆,似乎和自己那株同品种。


想到这个,绿间也挺能理解电话那头哭得完全没有形象的小模特了,毕竟以为高尾死了那时候自己也快要崩溃了。


等到黄濑稍微平静下来,绿间才缓缓道出:“黑子只是进入了一种‘休眠期’。酸浆很顽强,只要保护好他的根,春天就会再次醒来,现在你只要尽人事地守着他,保护好他。等到春天,他会回来的。”


他会带着春天般明媚的微笑,重新站在绿间真太郎面前。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小绿间!”电话那头的黄濑破涕为笑,激动的声音也让绿间不由得笑起来。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嗯,那就……小绿间说的是真的吧?”


“是的。”


“没骗我喔?没有在安慰我?”


“当然,我才没这个闲心安慰你这个笨蛋。”


绿间从来没有这样耐心对黄濑解释一件事情,“他能察觉到你的感情,那是支持他度过寒冷冬季的力量。”


 


此后的很多天,绿间都在做同样的事。早晨拉开窗帘让高尾晒到阳光,偶尔给他浇点水,捧着本书在边上读。每两三天黄濑就抱着黑子过来一回。


“你是模特吧,成天抱着黑子到处跑没有关系吗?很喜欢酸浆啊。”


黄濑笑笑,指着高尾的房间说:“彼此彼此,表达的方式有点差别罢了。”


窗明几净的房间,即使里边没有人活动,也被绿间仔仔细细地打扫,容不得半点尘灰。他说高尾就算是沉眠也处于最舒适的环境,这是人事的一部分。


是差不多呢。绿间嘲笑自己。可是春天还很远。


 


高尾掩在一片橙色花海里,指尖捏着一枝花儿,冲绿间摆摆手。


“再见啰。”


不。你说过不会离开。


绿间跑向前追他,景色变得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了。


“喂,你去哪了啊——”


绿间惊醒,暗叹自己很久没做过这样的梦了,高尾刚休眠的时候梦见这觉得很可怕,现在仍旧。


胡乱擦掉脸上的泪,视觉模糊时听力总是特别的好,他隐约听到几声鸟鸣。


果然呢,戴上眼镜后发现床边有几只幼鸟,蹦了几步,扑棱着翅膀飞走了。想起木村前辈说气温回升,植物又抽芽了。春天到了吧。


可是高尾还没醒。


叹气。按照多年来的习惯左脚先下床,稍微打理打理头发,出门右拐进了隔壁客房。


床是空的!高尾……不见了?


床很整齐,春风撩动窗帘,阳光探入小小的房间。安静的可怕,一瞬间让绿间怀疑高尾是否存在过,这张床上是否真的睡过人,这一切是不是绿间做的一场梦。


你去哪了。


“哐当”一声吓得绿间一颤,声响似乎从厨房传来。


绿间急冲进厨房,看到洗碗槽旁边一堆碎瓷片,而边上那一团橙色也凑巧抬起头。


“小真还是像以前一样呢,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积了那么多天的碗没洗,我就帮小真——诶小真做什么!”


绿间不等话说完,一把拉起高尾去抓他的手。“手,受伤了。”


“啊没事没事,但不清理这些碎片的话会踩中喔。”高尾挠挠头。


“作为一个医生,我的警告是受了伤要先处理伤口。”绿间医生瞟了一眼满地碎瓷和赤足的高尾,果断抱起人走向卫生间。


“小真果然是,超级温柔的哟!”


这可是,别人所看不到的,绿间真太郎的温柔。
评论 ( 3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