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just some 脑洞

※#为你左右# 
※给学生体检的某医院口腔科医生 梁佐x秦宥。左右大法好。 

#为你左右# 
1. 
太阳在西边的青空呈现出橙红的圆形图像,慢慢浸入鱼鳞状的云里,操场不再集市般熙熙攘攘,两列纵队终于逐渐缩短,梁佐给最后一个学生签好体检表转腕露出手表,恰好是下午五点半。邻桌秦宥也只剩一个男生。秦宥耐性比不上梁佐,整个下午不间断工作烦得他拧紧眉头,眼看要结束了神情才有所舒缓,索性捏着男生的下巴更为细致地检查两遍。 
面容清秀,没长什么青春痘,牙齿算得上整齐,就是嘴唇干裂又有些发白。梁佐侧着身子,心里评价道。 
“你倒是清闲,又看人家牙长什么样。”秦宥鄙夷地看看梁佐,勾下口罩的一边,让它挂在右耳上晃来晃去。“要是不尽兴,也给我看看如何?” 
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扬起下巴,狭长的眼中闪烁调侃的意味。梁佐绕到人身前替他摘下口罩,给他一个明媚笑容,“用不着,你的口腔怎么样我还不清楚吗。”闭着眼就能描摹出那样的形状。 
秦宥微张的嘴瞬间闭合,低下头时舔了舔嘴唇。 
2. 
“多吃点,男人不上一百二十斤不合理。” 
堂堂七尺男儿,夏季套上宽松的衬衫和休闲裤,杵在那儿愣是瘦得像根竹竿似的,即使冷天裹了几层御寒服,充其量是塞在棉花里的竹竿。 
梁佐大学起就老给秦宥塞各种各样能增肥的东西,如今工作了习惯也依旧不改,看那人瘦瘦小小怕是没抓稳就让风给吹跑了。 
秦宥喝了口可乐,回头一扒拉碗里的米粉,居然凭空出现了几块肉。坐他对面的梁佐毫不避讳地回应他质问的目光,甚至用筷子敲敲碗沿示意他一定要吃掉。 
“拿走。”中分男人把肉片丢开 
“你那么瘦吃几块肉又不会怎么样。” 
“夏天已经胖三斤了。” 
“所以?还是不达标。你给我多吃点。” 
“不要。” 
玩杂耍的肉片溅出了几滴汤汁,随着音量升高这场博弈也愈演愈烈,吸引了周遭怪异的眼神。看着不知道多少次被送进碗里的肉片,秦宥仍然对梁佐无可奈何,旁人的视线像细针扎着他浑身难受。 
秦宥一声咂舌,飞速夹起往嘴里送,翻白眼对着梁佐。后者只看秦宥鼓鼓囊囊的腮帮子,得意地顺顺他的头发说了一个字。 
“乖。” 
3. 
梁佐依然觉得秦宥这个人,真是瘦得跟皮包骨似的——即使在外人看来并没有那么夸张。 
在这个学校体检的第二天午间,两人去了老地方解决温饱。梁佐本不是能吃的人,这天硬是点了两碗面,自称饿得前胸贴后背当然要翻倍的吃。 
大学那阵子秦宥也涉猎心理学,拿梁佐当研究对象。当时对他的心思猜测的确八九不离,随着时间流逝情好日密,有时反而看不透他了。当然,比如现在,梁佐摆出邻家大男孩的阳光笑颜隔着取餐口与厨房阿姨攀谈,肯定是为了哄人多放点料。 
“还能有点尊严吗。” 
秦宥不屑地闷哼一声,梁佐正好端了两个大碗过来,又极为殷勤地返回把秦宥那份也一齐端来。面条吸入口中哧溜哧溜的声音便取代了其他一切杂音。 
一碗见底,却不见梁佐急于解决下一碗,像餍足的猫慵懒地享用他那点小小的美食。 
“快点,慢吞吞的你是猪吗。”白净的脸像是被浸湿后皱巴巴的纸,秦宥的指节以急促的频率敲击桌面。 
“撑了……” 
…… 
“要不你帮我吃点?” 
午休时间所剩无几,秦宥剜了打饱嗝的男人一眼,夺过来埋头苦干。 
4. 
秦宥几乎变成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原因是明明不在体检范围还扎堆站在一旁围观的小姑娘。 
这是体检,项目口腔科。又不是签售会。 
他总感觉一群苍蝇绕着他嗡嗡嗡乱窜,赶都赶不走。以至于检查的学生只能听到“张嘴”“好了”两句话,看他在体检表签上名字就被推开。 
即使这样在他面前也还是排着一列长队。 
梁佐闻到轻微的不爽,源自秦宥。排在自己这边的人不很多,于是他扯下口罩朝学生挥挥手,“这里人少,可以到这里排队。” 
女生发出小声惊叹,一小撮人跳过来。 
梁佐看着邻桌减少的工作量十分满意。 
5. 
“医生你有QQ吗加我好不好?” 
“医生你好帅噢在哪里读的大学?” 
“对了有女朋友吗?” 
没有。谢谢。不读大学。我说没有你给我介绍吗。 
秦宥不经心敷衍过去。 
“走开走开,发情不要在这里发情!” 
口腔科的主任是个中年女人,秦宥经常无法忍受她更年期的暴躁性格,不过他现在很感激,从来没有过这么这么感激她。 
6. 
“青春期女孩儿真是不得了,对吧?” 
两人挑了公交车后排的位置,梁佐在同伴戴上耳机前说了这么一句。 
“执着于让我增重的男孩儿也很厉害。” 
梁佐语噎。 
他们要与这所学校道别回到原本的工作轨道,就如同照耀了整个白昼的太阳终究要坠入青山的阴影一样。梁佐倒觉得十来岁的学生挺可爱,仿佛十来岁的自己。而秦宥眼里大概只有在他身后叽叽喳喳的女生,他急切地想忘掉那些烦人的声音。 
车子平稳地行进。日暮归途,车上满载疲倦,回家的欣慰或是一天累积下的苦愁,空气间满是令人昏昏欲睡的因子。 
“把身体侧过来。” 
梁佐恍恍惚惚听见身边人说,接着身子就被扳过左边朝着秦宥的方向,背后是椅背和车厢的夹角。一个什么东西挤过来,发丝蹭着他发痒,最后在他胸膛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安定下来,伴随隐隐约约的音乐声。余晖映在秦宥的睡颜,梁佐极其艰难地戳戳前座姑娘的肩轻声示意把窗帘拉上。蓝色的车帘隔绝阳光,同时隔绝了那些人。

感谢阅读。 
关于发情那句话是真事儿,原句。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