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宗凛]段子/娱乐圈paro

※平面模特宗 x style five 歌手凛
※暗搓搓想战长篇,求合写x
※语c圈儿有吃这个设定的凛吗,也想约戏
.
氤氲室内的是掺杂了啤酒的棕褐色,刺激的酒味,低声的情话,和若有若无的呼吸促使暧昧气氛滋生。
光线实在是太弱了,以至于女人的脸也溶于黑暗之中,好在山崎宗介并未过多关注她的面容是否与身材相称,而将目光倾注在她颈部的项链。不知什么时候,包着女人小巧的脸的手掌已经移到锁骨,拇指摩挲垂在锁骨下方的红宝石,那颗小东西明星一样璀璨,神秘的光泽毫不费力攫住人的眼球。
山崎宗介是否被面前的姣人迷的神魂颠倒?要不然他怎么会随了她的脚步一点点后退,最后被压制在单人沙发上,任由对方酒红的鬈发松散地落在他的肩上,任由她跨坐在腿上抚摸他的脸。山崎宗介应着纤细手指的要求抬起脸,噙着笑意,舔舔干枯的嘴唇,湖绿色眼眸折射捕食者的亮光,传达出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讯息,似乎是倾吐爱意的信号,抑或等待女人下一步大胆举动的挑衅。两具躯体无限接近,而若将镜头拉近,又感觉这两个人互相平行,如何靠近都不会有交点。
女人的脸贴近了,山崎宗介看到那张脸确实称得上精致,但他没有受某种无形的波流推动迎上去,而是突然低头亲吻那枚宝石。
“Cut!”
“两位辛苦了,这次摄影非常成功。”
得到收工的指令,山崎宗介立马搂着女人的腰站起来——这个“搂”自然是在保证她不因突然的动作摔倒而做出礼貌的保护罢了。镜头前的性感全被收起来,再没有留恋花丛的纨绔公子相。他粗暴地拨乱容忍一下午的讨厌发型,归心似箭,同工作人员道别的声音还未消散,半个身子已探出门口。
“山崎先生!”
出于良好的听力,他分辨出那位女模特的声音;出于山崎宗介内心的烦躁和对她几乎为零的好感,他想头也不回的离开;出于凛嘴里的“绅士风度”,他又被驱使着停下脚步。
“能与您合影吗?我认为今天是个不错的合作,值得留念。”
总有人用一千套说辞只为达成私心愿望。同样,山崎宗介也总有一千套冠冕堂皇的理由断了这些人的念想又让人无可奈何。
转身几秒内他拼凑出零散的话语,就要吐出之时肩膀被人从后面搭上。
“他有规矩,不在闪光灯后与人合影。”
眼睛都不需斜一下就知道抢着说话的人是谁。松冈凛。山崎宗介对于他的出现有些诧异,而他仍然接着刚才的话。
“宗介是平面模特,展示在公众面前总是华美的一面,后台的阴影总不及印刷的彩页,让不完美的形象留下真是太不合理了。”
如同松冈凛的鲨鱼牙那样不掩锐利的言词迎面而上,女模特怏怏如败犬退开。
“多谢,凛,虽然我也不是那么注重外貌的人。”
“喂,只是借口而已不必较真。”松冈凛不满地撇撇嘴,曲膝对着山崎宗介的腿一踢,“也谈不上谢谢,又不是什么大事。”
山崎宗介回握住好友的肩,还是感谢地拍两三下。“怎么,今天休息吗,到这里来了。”
“是啊,有一周的假期就来探班。都是你人气爆棚,我们多久没见了。”
“我休假的时候style five不知道在哪里巡演呢。”
天色早在两人无休止又无意义的嘴架中暗淡下来,只剩西边天空残留的霞光。山崎宗介难得欣赏到此般美景,得益于松冈凛带路去了一家偏僻但环境不错的餐馆。
“话说回来,今天那个模特,不是在你‘最不想合作的人top10 ’之列吗?”
切割牛排的动作停下来了。松冈凛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透出“宗介也有被人逼迫做某件事的时候”的调侃意味。于是山崎宗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正是拍摄用的那款项链,厂家为了推广,即使是女款也送了山崎一条。
他捏着那颗红宝石,举到松冈凛面前,在明白的灯光下它显得更加剔透玲珑,散发着媚惑的气息。
“我之所以接下这个广告,是因为这颗宝石让我想起你的眼睛。”
“……嘁,明明是公司的强制性安排吧!”
被反将一军的松冈凛挥手夺过项链,不知怎么回击,只有装出欣赏手中的玩意儿的模样。
评论 ( 2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