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Here's A Letter From Japan.

凛: 
很久不见,不知道那边你情况如何。为了游泳你应该有好好管理饮食,至少不会像七濑那样吃青花鱼,所以我并不担心。现在日本是冬天,澳大利亚是夏季吧,属于游泳的季节?别太拼命了,一头扎在水里的游泳白痴。 
如上所言日本是冬天,东京早就下雪了,很冷,指节僵硬以致这封信的字迹或许显得潦草。积雪不薄了,路边有小孩子玩雪,经过公园注意到松树底下两个雪人,歪歪扭扭很不像样子。我记得你不讨厌雪,即使冬天裹得严严实实也一定要露出一双手能够直接触碰雪,还记得以前在你家门口打雪仗吗?(笑)满身粘上雪,进了室内我的外套被雪水浸湿一片一片的水迹。那么多年后和你重逢是在夏天,没等到刮起北风就又分别了,很遗憾不能再一起过一个冬天。不过以后会有机会,我们还有那么多时间。 
“以后”,是个模棱两可的词,究竟是好是坏,迎接我们的是福是祸是生是死,全凭命运决定。“别轻易否定自己的可能性。”你是这么说的吧,既然这样,我是不是也要尝试改变命运?啊,我的未来,未必与你选择的路有交集,但是一定会在某个隐蔽的角落注视着你。不用担心我——虽然这么说有点矫情,反正你一定会问的。目前在东京治疗,天气暖和的那阵子还去海边游了几天,在海里确实比静水痛快,澳大利亚不缺少海,你也可以去试试。昨天去医院做每周两次的复健,听医生的意思恢复的不错,我在等它正式康复的那一天,如果有可能的话。什么都做不了真的很无聊,你别松懈啊,有机会要再比一次二百米蝶泳。 
比起漂泊不定的你,我几乎没去过太远的地方,最远也就是从老家佐野到东京了。偶尔会想听听你那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你从来不主动说,那么我就直接提出来了,只有我在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过我猜测你很在意日本的这几个家伙——即使你不说我们也明白。写这封信以前以你的名义打听了岩鸢那几人的情况。七濑和你一样向职业运动员进发,跟读大学的橘一起住在东京。叶月和龙崎还在念书,这个你是知道的。似鸟前些天约我小聚,电话里听到御子柴的声音,我猜他们的目的最终还是江。鲛柄近期成绩不俗,多亏你似鸟也组成最棒的队伍了啊,凛前辈? 
琐碎的事说了很多,外面有点微弱的阳光了。购物中心摆出两三米高的松树,工作人员往上面挂彩灯了,底下也堆满礼物盒,我才意识到今天是圣诞。那么补上一句圣诞快乐。 
山崎宗介 
2015.12.25

感谢阅读。在想宗凛写信会是什么内容呢?就有了这篇莫名的产物,很短很不走心x

评论 ( 1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