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晟鹏/晟芃]反正不成文我就不费心想题目了

※to关注这个lo的小可爱,我还爱宗凛我还爱板车我还要刷你们一屏别取关[.

※to阅读者,眼光和盛先生一样的我挺喜欢这结局忍不住随手写写

.

我该怎么形容它?一场荒诞可笑的梦,还是一次忧喜参半的真实穿越?

有规律的机械音显映与其相连的人的生命迹象,它平稳有力。我从黑暗中挣扎,摆脱了束缚,白色天花板刺激了我的视网膜。

不是,这不是我的朝代!

仿佛被剥去了气力一般。老子耗尽青春换得与所爱之人共枕眠,还没乐呵几年又把我刺回21世纪的东方古国,回到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

又放佛充满了力量,我颤抖着。将连在胸口的什么鬼仪器粗暴拔去,点滴瓶被一把扯下如同过时的旧玩偶滚落地面,薄被单可怜地蜷缩在床尾。那股力量催促:快点,快点。我跌跌撞撞,淋漓尽致地演绎一个久病初醒却立即热切渴望什么的重患角色。

“齐晟!”

医院走道上来往的人不少,盲头苍蝇似的乱撞惹得背后人指指点点。我不在乎,我知道自己渴求什么。

“齐晟!”

这破地方像个迷宫,我脑子一团糟,漫无目的拐过几个岔口,目光紊乱地搜索目标可能存在的任何一处。

“齐晟!”

最终我在大厅停下了。

有些迷茫,医院那么大,有那么多人,但没有一个是我正寻找的。而医院外面的世界更宽阔,要去哪里寻他?这是显而易见的不对吗,可是我不甘心。就算我现在蓬头垢面,坦着胸膛衣冠不整的像个疯子,只是个狼狈不堪的男人而不是貌美如花的皇后,我也想见他齐晟一面。也许说白了,就是怕——怕所有的记忆只是虚无,就好像在兴圣宫齐晟问我是男是女,我也无法抹开从前说我是女人。

突然的剧烈运动带来的喘息尚未平息,抱着最后一丝念想回头,是被某种不可名状的磁力吸引的。我看到取药口的一个医生,他裹着白大褂和口罩站在那儿,和其他医生没什么两样。

担心,恐惧,一下子都涌上来。原本只想故作轻松拍拍他肩膀的手施力握住,扳着人身子往这边转。

不会错的。我这么想。喉头被哽着,我什么也说不出,从他静如平镜的眼中看到五味交织的自己。

-FIN-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