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龙幽x凌音]梦醒时分

※就练个手,欢迎捉虫。这个...其实真正讲出来应该是幽←音这个感觉,某种意义上龙幽要真喜欢凌音就有点ooc的感觉?

※心疼师叔,头一段歌词权当送给凌音师叔了。喜欢这两人的对手戏,一言不合就打架的类型很对胃口。感觉自己站了邪教一般。

.

0.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你又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1.

“你我不同,终究不是一路人。”

可悲可叹。

他看着残缺的烛灯,烛焰摇曳投到地上的影子也恍惚没个样子,黝黑的人形孤独无依,要么撞上桌角而破碎,要么瘫倒在墙沿,好像总不能得个好下场。就那样无声地无措地站着,定格许久——鬼知道他花了多长时间回到现实——许久才哼了一声挤挤脸颊的肌肉做出平日常见的嘲讽笑容,牵强得很。

该收拾残局了。

是这么自我安慰般回身,就在去捡躺在地上的蜡烛之前,他看到一柄剑被遗落在它们旁边,于是手上动作一顿,偏转了角度去拾起那把剑。

指尖在剑身上月光和烛光交错的空间久久摩挲。这剑,从一开始与另一把剑如影随形到如今只能在夜中踽踽,它同它的主人一起在第一声鸡鸣前起身习武,当皎洁明月可充作帽子戴在头顶时回屋,十年如一日。它伴着一个小女孩从丧失至亲的悲哀中,走向嫉恶如仇甚至变得食古不化的这样一个女人,又诡异地打了个转儿,退回这个年纪该有的少女心性。

“只是猜测罢了,能有多少是真,多少只是臆测。”龙幽苦笑道,抿唇摇摇头,“现在,该怎么对待你呢。”

今夜竟有些凉意,大概是门没有关上的缘故。

2.

那是凝成一团的实实在在的黑暗,窗棂把夜分割成数百个小的黑暗,吓不倒人,真正没入夜中凌音才发现自己如同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海,不说看清前后寻找出路,只是呼吸都被莫名的压力抑制难以再支持身体听从大脑的指令。她被这个压力抽空了气力,哪怕是一个举手一个投足都是撞在软绵绵黏糊糊的东西上。她双眼朦胧,她头昏脑涨,她似乎还感觉到泪像决堤的大河不断涌出花了她那张好看的脸。

不行,不行,走不动了,再也动不了了。

她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把它随意抛在某个地方——现在看来那是棵树。粗糙的树皮在她胡乱的捶打发泄后纷纷剥落,粘在纱裙上,划破掌侧,成了落魄人的装饰。

晚风无言,只悄悄吹过树梢,唤回凌音一点点清醒。她想前段时间追捕的那只冰麟大致也是撞在一棵树下等待命运安排,可是那只妖物有幸得一人保护,而她还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定,一定有哪里不对……不是这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了那么多的泪,都从虚掩着脸的指缝中源源不断地流出,像决口的大河。

凌音背靠着树,缓慢如生锈的机器般蹲下,像二十年前姐姐离开蜀山时第一次一个人那样蜷缩起来,而此时此刻她居然还存了一丝希望有人会出来找她。

3.

夜色遮掩下躲开众人耳目绕到摇光宫后轻而易举,越墙而过对于这位幽冥界二皇子来说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形势所迫他还是这么做了。

寝室一片幽暗,静谧无声只嗅见一股清香悄然弥漫整个屋子。龙幽不敢久留,将剑轻轻放在桌上便迅速离开。

虽有些不同往时的思绪,他倒不至于一夜无眠。红日从蜀山之后升起驱散了黑暗,四处生机勃勃,玉书扶袖翻阅古时竹简,也被门外一片秀丽景色吸引不时用目光去追那明媚阳光,面上止不住露出欣喜之色。

“师父,这一部分兵法已经整理好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更让人高兴的是最近收的这位好徒弟,说不上十分乖巧利索,但见多识广正补充了他玉书的知识空缺。颔首示意人坐下休息,自已也难有如今日这般的好心情,便合了书卷闲聊起来。

“近日春和景明,实在是令人徒增外出游玩的闲情。”

“蜀山四面皆是雄峰,颇具一番乐趣。”

“哦,对了,连凌音待在外面的时间都多了,昨夜我还见她在亭子里小憩,就是那个我收你为徒的亭子。”

玉石较往日多了些言语,无意提到凌音的这一句完完整整地收入这位好徒弟的耳中。

大雨倾盆,龙幽躲在亭下等待践行餐的时候雕刻的木人逐渐显出眼鼻才等到人从雨中徐徐而来,也罢,那不过是一顿下了逐客令后的餐宴,或早或晚都无妨,反正他最终还是会留在蜀山。想想那时由“道长”变为“师叔”的凌音,丝毫无法掩盖亲历这场戏剧性表演的气愤。再由此往前推,龙幽觉得自己欠下的人情果然是难以偿还。

4.

“玉书。”

藏书阁的古籍极为珍贵,实际上却少有人特地拜访查阅,这一声大概是继龙幽姜云凡一行后第二次打破满室书香的沉寂。

凌音并没有想到龙幽会在这里,越过上前迎接的玉书多看了他几眼,当然,一如既往的不多说一句话。她的到来让龙幽觉得是有意为之也说不定,于是她聪明的不讨人嫌,问自家师兄要了典籍就离开,中途目光不再偏离。出了门她放下提防自己失态的戒备才回想起方才拜托玉书后待他回应的那几秒,他斜睨他漫不经心的徒弟,一句“这回你倒不主动请缨”简直要脱口而出。

这个龙幽,套路太深了。

凌音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自己与龙幽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譬如他现在可以不被别的情绪干扰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但凌音不行,竟是在传授新剑法时出了差错大挫元气,害得她只能在床上躺一整天。草谷走后,她拾起剑,指腹抚摸着剑柄与剑刃相连之处,有些颤抖地亲吻它。

5.

“只是猜测罢了,能有多少是真,多少只是臆测。”龙幽苦笑道,抿唇摇摇头,“现在,该怎么对待你呢。”

龙幽将剑立起置于眼前,轻轻地亲吻剑柄与剑刃相连之处。

我们的殊途不会同归。

6.

入梦,仍是一片荒芜的黑暗,她听到一个声音,只说了一句话。

“你贵为蜀山七圣之一,怎么会喜欢一个妖人呢,别开玩笑了。”

然后梦醒了,除了一点点的难以忘怀,一切照旧。

-fin-

感谢阅读。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即使知道官配心情还是有一点点复杂。龙幽从头至尾都是利用拒绝后的表情是内疚我也懂啊但是这对太他妈对胃口了。玉书确实看到不久的将来打开凌音心房的不是他而是龙幽,因为龙幽准确地抓住重点积极展开攻势对症下药,不到手才怪了。从这一点其实很是佩服他,洞察人心掌握一切,又善用计谋啊之类的(?.凌音的小表情让人心痛到不行啊,可惜了不是主角x就这么一说,对其他角色没意见。


评论 ( 3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