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张生好龙/贰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半架空/幼科x龙化龙队。傻白,甜不甜得看热度才知道。

Part 1

.

Part 2

暑假里总得报点什么班才不枉费假期这一名号。十岁的张继科就报俩,奥数和乒乓,不过奥数一三五,乒乓二四六。

龙来的第一个清晨是星期二的伊始,张继科在一溜球桌的最左边跟王皓同学练接发球。乒乓球是个站不住的小孩儿,满场乱跳,撞击球桌或地面的清脆响声不绝于耳被练球的孩子调成一首和谐乐曲,张继科手握球拍机械地完成他那部分,却是把一切隔绝,精神一直处于游离状态。王皓看不过眼一个球往对面抽,“张继科你走神啦,怎么回事跟哥们儿说说?”

这个年龄容易被一种东西吸引,这种东西叫做秘密。一肚子事憋着,张继科一度想找个谁说去,又想到床底下的龙只有自己知道,他抛给王皓一个神秘的笑,反手拧拉回去。“秘密。”他说。

这天张府大门是被踹开的。张家少爷气都没匀就往房间冲。

空荡荡的,没人……不是,没龙。

一时间警钟大作,张继科把球拍一摔泄恨似的,转身扒着窗子看,手攥成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掌肉里。龙跑了,还是有人发现了它?该死!

龙说它一直藏匿深深湖底,由特殊结界保护着,人看不到摸不着它,它却能看到人。那有点像一个巨大的泡泡球把它困囿。也可以说是个和人类世界平行的世界,湖水是两个世界的连接口,龙出了湖,就是来到另一个它粗浅了解但从未真正触及的世界。彼时它是鳞虫之长,百十生物聚于掌心它从容镇定,湖水碧翠一派生机是它巨大威力创造的。而这边的世界。天地之间举目无亲,它几乎谁都不认识,要怎么活啊。

“继科儿?”

让张继科急的要爆粗的罪魁祸首就在卧室门口,眨巴眨巴湿漉漉的眼睛悬在半空,身后蜿蜒出扭曲水迹跟浴室连着。

始料未及,张继科红了眼眶掐着龙的脖子(大概是头部以下前爪以上的部位?)发疯地晃,手头一点力气都没省,一边晃着一边断断续续地喊:“我以为你给人,给人抓走了!你知道吗!吓死我了!”这时候还没人知道龙是这么神奇的生物,不进食不睡觉,唯一的需求就是皮肤要保持湿润,用张继科的话说是跟青蛙似的。

“早说,以后放盆水在房间里,哎不行,整一大水缸来更方便,你直接泡里边得了”。

张继科的心经历了大起大落,好在真相揭露事情尚是圆满结束。他以要冷静冷静为由灌了一大口可乐,顺便给龙也浇了点儿,当做聚餐的碰杯。

    凭张继科的一己之力水缸的事难以实现,不过趁着家的归属权暂且只掌握在他一人手里,龙能够舒舒服服淋淋水然后溜出客厅透气。这是个简单的二室一厅小公寓,从卧室到浴室只要拐过一小段走廊,龙又是偷偷行动,心虚得不得了,没能好好看它借住的这个地方。就着张继科吸面的声音,龙小幅度摆动身子穿梭在这几个小房间里,最后盘身卧在饭桌边。若是龙能化成人形它一定也是翩翩浊世佳公子,明眸皓齿嘴角噙笑,落座席位双手交叠置于膝上,银白的印象色又给这形象徒增几分素雅,好一位谦谦君子。

“继科儿,你家真整齐。”

嗓音也同外貌一样清朗。

张继科脑海里浮现出的影像还未散去,回过神来砸吧砸吧嘴不以为意。“这有啥,屋子乱糟糟的谁受得了。我妈成天就为这个说我洁癖——洁癖懂吧?”

龙点点头。

张继科,头一天晚上满身水连澡都不洗就睡觉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

“哎,还没见你飞过呢。”张继科托着腮帮子,心里想龙应该是威风堂堂,龙没说,它当然是会飞的,要不然这三楼它要爬水管上来。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很多地方没开发还只是荒芜,张继科窗口对着的就挺空旷,是等着人去建起幢幢高楼的一片黄土,在这儿放个炮仗什么的都未必有人搭理。可是龙坚定地摇头。

“要不就等晚上我爸妈上夜班,我视力好,天黑了也能看见。”

龙像被电流通过身体似的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震得桌上瓷碗珑玲作响。它看看张继科,再看看自己,尾巴悄悄卷起来。

“我想看你飞。”

“还、还是别晚上了吧,中午就行,改天清净了再飞给你看行吗。”龙从头到尾都对“晚上”充满了拒绝。这时楼下有老人闲话家常发出的爽朗笑声,一时间要飞的条件还不成熟。

张继科饶有兴致地看龙强装镇定的样子,心里猜了个所以然,一下子趴在桌上问它:“你怕黑是不是。”

龙坦坦荡荡点头,让张继科没了取笑它的兴致。

结果当晚,好巧不巧就在当晚,一周一遇的电路故障来了。

就听见黑暗中写作业的张继科骂了一声,四处摸索想找个能发光的奥特曼用着,一抬脚差点被差点被不明物体拌一跤。湿漉漉的,光滑水润,跟龙有点像。

诶龙呢?!

习惯弱光以后视力也得以提升,月光下龙绞着椅背的身姿也清晰起来。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龙慢慢松开看上去要打结了的身子滑到水盆边,若无其事地问发生了什么,声音细如蚊虫。

说“我在这儿,别怕”或是“我来保护你”,这样的词儿是偶像剧的作风。目光穿过客厅看见对楼隐约灯火,张继科选择把手伸到龙的前面,他说:“可能只是跳闸,我出去检查检查,拉着我的手。”

“那你去呗,我不怕,就在这等着不给你添麻烦了。”龙强行让自己闭上眼睛,试图融入黑暗。

“我怕。”这龙怎么就这么倔呢。张继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冷漠。

重回光明的那一刻龙差点哭出来。说好的怕黑呢?一手抓龙一手拿长木棍怼空气开关三百六十度秀自家电能表途中借对面灯光蹦起来拍蜘蛛,那叫怕吗?

-tbc-

感谢阅读。

问问有玩语c的龙没有,你不知道一个人忒无聊。

评论 ( 10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