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痴心绝对

※圈地自萌勿转出lof。龙队比心。
※xl交往设定有。单箭头无反转有。behe不明(我觉得是he)有。
※就摸个鱼,主题敏感不打tag省得辣眼睛。(说着不打tag居然就顺手打了tag是我的锅
.
张继科老早就知道马龙有女朋友了。
那天天气怪好的,阳光明媚和风熙熙鸟语花香,看腻了的体育馆都有了那么点艺术感。他俩趁训练途中那么十来分钟的休息跑到栅栏边吹风,两人一脑袋汗,又往风口上站,被浸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丝儿给吹的直冲天上指。就这么沉默,他俩默契地不说话,看了几分钟云卷云舒,听了几分钟呼啸而过的风。
“晚上去撸串儿呗。”张继科先开的口
“今晚啊?今晚不行,我得陪露露买衣服。”马龙顿了一下,“就是你想的那样。”
张继科心里一颤。这话说的挺含蓄,以前马龙从没说过。
我跟露露在一起了。我要履行男朋友责任跟她去逛街。这话说的是真含蓄,张继科从中同时听出两个信息,自鸣得意。
“真行,龙仔成我们这拨人第一个脱单的了。”
马龙倚栅栏上,低头看自己鞋尖说,还行,还行。
风吹来一片云,遮住一角的太阳,天有点阴。

晚上张继科还是去实现他的撸串大业了,跟许昕一块,去的市里最繁华那条街,没差多远就是百货大楼。
店里厨房的抽油烟机呼噜呼噜的响,邻桌俩大汉敲着啤酒瓶划拳,外面又是“五折促销只要九十九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四处洋溢,纵使两人只隔了张桌子面对面坐,讲话也基本靠吼。张继科背对街道坐矮凳上,将近一米八的身子弓成大虾,极其斯文地捏着串骨肉相连一点一点啃,没隔多久就极其不经意地快速回头瞥一眼,姿势极其别扭。许昕不戴眼镜看不着擦了多少次也还是油腻腻的桌子,胃口一点不受影响,抄起肉串就往嘴里塞,一边吃还一边口齿含糊地说些什么。
“吃了再讲吃了再讲,又没人跟你抢,急不死你真是。”
许昕打了个抑扬顿挫的嗝,顺顺气说道:“我是说,你放着宿舍楼下那个大排档不去,非大老远跑到这里,又贵环境又不好。不成下回不跟你来了。”
“你懂个屁,小巷子里边没这气氛,冷冷清清的鬼都不多一个。再看看这里,啊,人来人往,比较有撸串的感觉。”
许昕给了他一个白眼。
说来也怪,大概是未来的帝国第一盲打之眼的威力显现,许昕把眼珠子转回正道时,恰巧就瞅到街上一个特别熟悉的人影。
“哎张继科你看后边,提袋子戴棒球帽那个是不是我师兄?”
许昕忙着找眼镜,张继科鼓着腮帮子回头瞧,远远的就见着马龙站在什么店的橱窗前,身边是他女朋友。
嘿,还挽上手了,挺甜蜜的啊。
张继科若无其事地回头接着嚼嘴里的牛肉。“嗯,是马龙。”
“那他身边还有一女的呢,你看见没?”
“看见了,他女朋友。”
张继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去把这个炸弹般扔出去的,还是用“今天天气真好”的语气说的,或许只是想看许昕目瞪口呆的样子,总之吐出最后一个字时他如释重负。也是怪事,他平时虽是满嘴跑火车,其实并不喜欢多谈别人的故事,惟有这次他憋不住,急于把堵在心口的东西发泄出去。
“我靠师兄有女朋友了我咋不知道!漂不漂亮多大岁数啥时候成的啊?”
“废话,能让你知道吗。――就经常来看比赛的那个,A大学生,系花儿。”
“我靠。”许昕除了感叹想不出别的反应,“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我早知道了。”早一下午也是早。
觥筹交错间张继科看见如织人潮中一顶黑色棒球帽。照理讲这颜色放在夜晚的人群中极不显眼,但是他看得到,那咧开嘴的大眼睛怪物图案傻呵呵的。这帽子还是在他张继科的点头说好之后马龙才买下来的。橱窗里的灯光把帽子下的人影勾勒得俊朗,距离太远,但脑海里能够浮现出这个剪影该是拥有怎样的剑眉星目怎样的温柔嘴角。这个时候张继科特别想把那人从浩大苍穹之下拉到自己旁边,给他塞一串他最不喜欢的韭菜,看他气急败坏皱起眉头的样子。可是张继科不能,人家忙着陪女朋友呢。
脸色黑了几个色号的小藏獒面无表情地把竹签子往旁边一甩。
“等会儿你抢我肉干啥你不说不吃的吗!”许昕大喊。

训练每天进行,张继科每天都能见到马龙,马龙每天都在打电话。
跟我没什么关系。张继科想。
好友好像是会被当作天生的恋爱顾问,马龙偶尔会问张继科某某节日到了我送露露什么礼物好,那时他眼睛亮晶晶的,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张继科说给你自己扎个蝴蝶结送过去就行。
马龙说去你的谁想看男朋友整成那个样子。
我想啊。这回张继科没有说出口。
没几天队里就流传起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说马龙谈女朋友,话题热度持续升温排行八卦榜第一。许昕发誓他没往外说,不过马龙也并没想藏着,八卦自然是不胫而走。张继科从不往八卦堆里钻,这事儿跟他又没关系,一点都不想听。谁料小队员们围着许昕问东问西,来来去去也就得那么几句话,于是又跑去问张继科。
张继科说问我干啥我跟马龙不熟。
队友们说都换鞋换衣服穿了还不熟呢。
张继科认栽。
时间也真是快啊,这一晃眼就过好几年了,初入国家队的时候一群小孩儿相视无言,在赛场上挥洒了几回汗水顺带就把情谊溶进去了,不知不觉习惯了有这么一些人在身边,慢慢变成不可或缺。
张继科再看到马龙打电话,浸了蜜的笑靥,比平时还要奶的嗓音,挂断后余热未散的眼睛。就好像你送别朋友,看他背着行囊欢欣地走向他自己的远方,你仍是微笑摆手说一路走好,心里是极恐惧地陷入黑洞里,在黑洞里独自落寞。张继科就是这样的心情。
明明和我没关系,怎么会难受呢。
他看着马龙,他只能看着马龙。不解。

恍恍惚惚翻了一年的日历,国家队主力换血,张继科突然间发现自己就成了个小主力。
同他一起的还有马龙。
这年他俩都经历了挺多事情,其实归根到底也就两件,赢球和输球。张继科一输就被指导怼,换着花样怼,往死里怼,然后点着小台灯通宵分析优劣。马龙还好,通常是教科书级别的稳定,失手了教练拍着他的肩卸下负于其上的沉重,完了女朋友电话一安慰,似乎也能提起点儿劲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张继科看马龙差不多是一天一个甜蜜腻歪call,背过身嘁了一声。
等到马龙挂了电话,张继科招呼他过来。
“要不要一起录个歌儿,传唱吧上去粉儿肯定蹭蹭的涨。”
“你还有唱吧号?以前也没见你唱啊。”
“许昕有一个,粉丝太少叫我关注他,我就创了个号。”张继科检查唱吧没有帐号创建时间的记录,放下心来,“录不录啊?”
“这肯定得录,我还肩负着帮你涨粉的重任呢。唱什么?”
“《痴心绝对》,李圣杰那个。”
“好啊,这歌我拿手。”
前奏静静地从手机淌开来,成了一条忧伤的小河。张继科征求马龙意见前压根没考虑选歌的问题,被问及时也是正巧脑子里就出现了这首歌,连同李圣杰憔悴的哭腔也充盈了耳畔。
“想用一杯latte把你灌醉/好让你能多爱我一些/暗恋的滋味你不懂这种感觉/早有人陪的你永远不会”
这词儿写的,听第一回张继科就觉得像是自己失恋了似的,唱下第一段这种感觉愈发浓厚,竟压抑着他忘记如何去呼吸。他的心情澎湃着,把录音的手机拿得远远的,稳下自己不让情绪失控,急匆匆完成自己的部分就把手机塞给马龙了。
如方才所说的,选定《痴心绝对》并不是张继科有意而为,而他此刻却觉得这首歌每一句词都是写他。诸如“好让你能多爱我一些”,诸如“暗恋的滋味你不懂这种感觉”,诸如“早知道让你离开她的世界不可能会”,最后还有句更绝的,“直到那一天/你会发现/真正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马龙恰好唱到这儿,张继科自作主张凑到手机旁,就着那调子补了一句“伤悲――”,千回百转。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会后悔
不想爱你太多痴心绝对
为你落第一滴泪
为你做任何改变
也换不回你对我的坚决”
就是这样的,痴心绝对就是这样的。
事到如今张继科也不认为自己有多可悲,或者是卑微了。去你妈的愚昧,能够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就够了,既然你都没有勇气说出口,又凭什么企及别人的拥抱。
没有人天经地义的应该懂你。
后来张继科连牙齿都在发抖,最后一句词都给混了,但是他露出丝毫不在意的表情,划了几下屏幕把歌上传了。
马龙看他笑得傻了吧唧,说:“瞧你笑的,跟个小核桃似的。”
“就你好看,全世界你笑得最好看。”
这话没掺一点水,百分百真。张继科是不会告诉马龙的。
-fin-
感谢阅读。
痴心绝对真是个神一般的flag。

评论 ( 2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