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 暗潮
Powered by LOFTER

just a 脑洞

当一切痛苦如同滔滔江水铺天盖地而来,伸展拳脚无法阻挡,心中的乏力撕吼一出口也淡淡地消散在空气中。是死亡一般的黑暗。
常坐在高处的人,不知地狱可怕的窒息感,亦不曾走近绝望的边缘。可他正是从人生至高点跌落了,而且没有人注意他,只把后背留在那里。
他抑制不住涌出眼眶的泪水,在被泪光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人。那个人轻盈得像是灵魂,幽幽来到他面前,那个人说,黄濑君,你是无冕之王。
他感觉头上多了什么东西,不重,大概是那个人手上的花环。
黄濑君,我看到的不只是比分,还有一场激烈的比赛,和非常闪耀的你。那个人说。
像朝阳,像醒狮,要拼死斩开荆棘。
他的光明近在咫尺——不是胜利,而是真正的光。于是他拥抱光明,嗅着对方身上少年的清香。
知足。他仍会发出第二声怒吼。
评论
热度 ( 1 )